建立健康的关系

聊天,谈到河南暴雨,再到自疫情初至今仍层出不穷的呼救、求助,和朋友不约而同发问:「如果我或我身边的人也遇到这样的紧急事件,而依靠网络仍无法得到回应,该怎么办?」我有对城市生活多加警惕的意识吗?我知道发生山洪应该往哪里跑吗?我知道除了互联网之外的呼救途径吗?如果断水、断电、断网、断信号,该怎么办?

我们都不觉得这是杞人忧天,也不觉得活得自在豁达与多加警惕之间有任何冲突。只是觉得生命不能被肆意对待。尤其是在这不过一年间,见证了这么多生命的离开。

一开始 Apple 发布 Memoji 时,我在猜,是不是以后就真靠这么一个会动的头把「我」替代了?未来在动物森友会世界里归农,在 Gather Town 或者 Online Town 里上班。甚至想过《黑镜》里骑动感单车赚点数的生活只需要再优化一下,例如不要那么单一、再有创造力一些,会不会也是能接受的选项?

现在是惊醒了,要走一条反产业潮流的老路,不论如何要在真实世界里去建立健康的关系,这种关系除了是人与人之间的,更要包括和物件之间、和环境之间、和自己。

环境的改变会催生出很多东西,梭罗去瓦尔登湖,拉姆齐一家靠去灯塔作信念。被关在家里久了,看上去跟人的交流更多了,但真正「有效」的、面对面察言观色的、与分享超链接跳转无关的,其实大幅减少。要思考使用这些 IM 工具和平台的新方法。

我做了更多的运动,也看到居家健身市场的蓬勃发展;跑了更多的步,家门口的绿道,人多了起来,也维护得更好。保护环境的话题,这里不能再赘述,但有一问题希望引起反思:「享受城市生活便利的同时,对其保持警惕」。其实对于所有能带来便捷的东西都一样,或者都不用说是否带来便捷,只要是能让人养成如此的依赖,或者说太报以信任的东西,难道不都需要加以警惕吗?

常待的书桌被我架高,站着阅读或码字,至少让身体动得更多。喝的水更多了,饮食和作息上进步空间还很大。

我把家人手机上的 SOS 功能设置好,把当地的紧急电话加入通讯录,开始了解如何为家中配备急救包,了解在与外界完全隔绝的情况下什么是必需的。

这些是和物件、环境和自己之间的关系。

前些天看到 NYT 上一篇文章,谈「为什么互联网上的人都那么糟」,简体中文互联网环境则更如是。除了庞大的基数,算法干预下再加一重 censor 与 business,以至于我们造成的争端比谁都多,进入沉思过程的少之又少,达成的结论更屈指可数。作者说他有时感觉被铺天盖地的新闻所淹没,我俨然像在极度正面与极度负面的两种情绪中溺亡了。

如果觉得自己是个「布道者」,继续这么做下去也无妨。但如果带来的创伤更多,那还是别做了。只要人人都幻想,那一天到不到来,没什么关系。

信源一简再简,关注「人」而少关注「事」。「关注事」的大把,挑一两个能把前因后果、来龙去脉讲清楚的已经很足够,部分评论作非自愿加餐。大力学习、深度学习能持续输出观点的人、能鞭辟入里又简明扼要讲话的人、友好型肯争论的异见持有者,如果这些人有些还在网上,那就接着看。有些在书里,就继续读。至于实在是 voluble,造成 vociferous 的,不看不就行了,别总以为少看点什么就会错过什么,错过的东西太多了,没看过没见识过的也太多了。记得第一次读《文学回忆录》,或者是第一次读《地理学与生活》,或者是第一次读《视差之见》,读得面红耳赤,读得「欲火焚身」。不要养成「每当做点什么,总要看评论/看眼色」的习惯。

更多地去阅读 Newsletter,虽然不是那个「一期一会」,但这种「一期」看「一会」也让我对早起(以阅读和做点自己的事)有了更大的兴趣和信心。方便 Archive,可以复制粘贴,也可以直接在收件箱标签。有的作者还设置了读者信箱,多好,这都是人与人的关系。

But I have more of a life than I once did. I have a wife, a busy career, aging parents and a large family. I have more physical mobility and, in turn, more interest in being active and out in the world. I now spend most of my time with people who are not Very Online. When I talk to them about some weird or frustrating internet conflagration, they tend to look at me as if I am speaking a foreign language from a distant land. And, I suppose, I am.

Roxane Gay

听 Solar Power,看乐评人批 Lorde 逃离现实又没有完全逃离。苛刻是他们的工作。我觉得这种微妙的、游走于这之间的平衡,太难找了。Lorde 找了几年,有了一点苗头,先跟大家说道说道,所以整张专辑显得文学性大过音乐性,一首接一首听起来不很连贯。(不过在这个时代,我们还那么讲究连贯吗?)我想我也应该寻找这属于我的平衡。

自知做不了太多,连家人有时都无法坐下来和平聊天。那也要做啊。

Update: 2021/08/28

Respond on Mastodon, webmention this post, or contact me directly.

You can use Hypothes.is to select texts and highlight.

You've copied this page url!

Search it in your Mastodon server, and reply that toot by @fanrongbin.com@fanrongb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