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current

在信息爆炸后的粉尘里「断舍离」

结束一周的住校生活,班主任从抽屉里拿出手机一一交还,长按锁屏键,开机,别忘了把振动模式打上,因为随之而来的是一条又一条不断叠加的推送消息。

我开始想:我通过互联网获取的,真的就是我想获取的吗?

信息每天都在爆炸,无时无刻都在爆炸,我们通过搜索引擎、新媒体和社交媒体以及种种不同类型的网站获取信息,同时也被这些网站的态度和舆论导向如同傀儡一般支配着,即使我们或许永远不能摆脱这样的获取和支配,至少它还留有些许空间给我们进行余下的整理。

「断舍离」派上了用场。这个概念不仅仅适用于家居收纳方面,同样能够帮助人们更条理性、效率性地去处理事务,尤其是在应对「信息量过载」的今天。「断绝」与现在对你毫无用处的信息源的一切关系,「舍弃」在获取信息中与实际目标不符的「饱腹信息」,「脱离」自己潜意识中对「富文本阅读模式」的认可所导致的执念。

「断绝」

从源头开始断绝,也就是断绝现在所说的「信息源」。它可以是一个微信公众号,是一个手机应用,是一个电视台。在一开始接触到这些信息源的时候就开始筛选,不断问自己「这个公众号里的文章是否值得我深度阅读?」,「这个应用给我推送的信息能不能帮助我获取到有效信息?」,像在超市里购物一样,控制好自己对「毫无必要的事物」存在的执念,专注于「把必须要买的东西放进购物车」这一件事,学会按一开始的目标行动,制定目标前,三思。

「舍弃」

即使你认为找到了合适的「信息源」,同样不能够给予其全盘的认可。保存好自己对事物应有的独特看法,培养人们常说的「批判性思维」,从你已经经过筛选的信息中,再进行分析推理,进一步消化它,才能够获得更具有条理和结构的,更让人信服的知识。「大 V 说的话就是对的于是照单全收、这段文字看起来特别丰富,我绝对从中获取到了什么」,这种似曾相识的阅读经历,回想一下,你看过的这些信息给你带来了什么?大多时候我们只是在互联网上千奇百怪的信息中,获得了不同人的不同观点,观点的是非对错我们甚至也未曾想要去证明或者辩驳,看完了就感觉特别充实,但其实什么什么都没有,像吃了一个屁,结果肚子饱了。也就是说,当你在已经经过筛选的信息源里进行阅读时,例如在一家新闻网上看新闻,同样需要在不同的新闻栏目中找到自己所需的信息,在不同的新闻文本中分析哪些是合理有用的,从而做到「舍弃」在获取信息中与实际目标不符的「饱腹信息」。

「脱离」

信息爆炸时代,也是富文本时代,人们将会越来越习惯于阅读带有图片、视频、音频等新媒体介质的文本。这种阅读习惯必然会导致一些经典文学著作和理论分析文章的传播缺失,人们也同样无法进行「深层次的阅读」,只停留在对表面文字能够理解的程度即可得到满足。所有人都对这种说法表示认可,但所有人都选择了适应。由于观看图片和音视频能够给人带来愉悦感,便对「富文本阅读模式」产生一定程度上的认可,传统的「单一文字呈现」的阅读模式便被认为是枯燥无味的,人们能够细细品味一字一词的时代悄无声息地离开。我们意识到了,于是应该做出一些改变。

当新的事物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总是想办法排斥。经过了这段「磨合期」,又像是热恋中的情侣一样久久不能分离。别人偶然间的一句话,让你和恋人果断分了手。最后又开始思考旁人是一家之言,即使不无道理,但却不一定需要去采纳。一来二去,终于明白自己是一个纠结的矛盾体,能做的只有一次又一次反思,提出新的解决方案,修修补补。

信息已经在爆炸,只要不被粉尘淹没。

我们所反对的碎片化阅读,指的是浮浅和无视语境的阅读。这和长短无关,和读者有没有整体性的视角有关。- 李如一

View origi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