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普通的周日下午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改变了很多事情。具体的,很难记起,也难以叙述,像翻过通俗小说的书页,稀稀拉拉,有时会有兴致。 这一年是一个「暧昧的障碍」与「复杂的平缓」。和心智相抗衡的大半年,的的确确成为了我至今最为重要且深刻的一段日子。那种时有时无能够看清自己的机会,忽闪忽现的珍贵的情理反省,很「暧昧」,是「障碍」,是必须跨过、必须大步远离后再回头审视的障碍。它们也是复杂的,这一点我认为不需要在此赘述。它们是平缓的,成为暗流、暗涌,我仍然在波动中试着回归。 常说「新年新气象」,何以「新」?何以为「新」?不再立下那些期冀成为鼓励、最后大都忘记的目标与愿景,当真正开始反思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新旧更迭于自己本身究竟意义何在,我只看到一条直行路。

Respond on Mastodon, webmention this post, or contact me directly.

You can use Hypothes.is to select texts and highlight.

You've copied this page url!

Search it in your Mastodon server, and reply that toot by @fanrongbin.com@fanrongb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