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空间

Q 进入了一个白色的空间,四周各自延展开,像是一片漫长的雪地。中间是两张椅子,Q 认为这的确是要求他坐下的意思。他开始等待应该要出现的另一张椅子的主人。

第一个从未知的距离走进的是七岁时候的 Q。Q 一开始有些匪夷所思,后来才觉得这好像不太现实。因此,他笃定自己正在做梦,于是稍微松懈下来,比起初等待的那段时间里更自在一些。

Q 已经忘记七岁时自己平日会做些什么。上次搬家的时候,他虽然在可以整个拿出来的绿色抽屉的底层发现了过去的日记本,但是他试着不去打开它,并且放在那里。

「或许房子的新主人会发现它,然后和其他人分享这个有趣的故事。或者他会单纯把这个绿色的柜子收拾走。」

Q 注视着七岁的 Q 继续费力地向他走来,这是一个无限延展的白色空间,好像他可以永远都走不过来,好像他可以立刻凑到 Q 的面前。但这不是 Q 所能操控的,这不是个清醒梦。

他们没有互相问候。七岁的 Q 认得出对面就是未来他将会成为的模样,不过,因为他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所以并不惊讶。

他问 Q:「为什么不拿走它?」

「我也不知道。你说呢?那时我应该只想着早点整理完要搬走的东西吧。」

在这之后,他们互相注视着对方好一会儿,便各自向着椅子的靠背,安静地撇开目光,望白色的周围看去。七岁的 Q 没有表现出这个年纪应该有的不耐烦。

第二个人朝着 Q 走来,没有脚步声。在这个空间里,没有除了交谈以外的声音。七岁的 Q 很礼貌地把位置让出来,循着一开始来的路走回去了。临走前,他朝 Q 说:「你应该谢谢自己拥有一次忘记的机会。」

第二个人是 X。Q 对 X 的感情是一种游离的状态,在进入这个空间不久之前,他认为自己不再喜欢 X。他们一直避重就轻,Q 很容易地就困在了自己的场里。

Q 还认为,这是因为他害怕一个结果,即使这个结果就是 Q 单向的本身。但 Q 还是在潜意识里邀请 X 来到这个白色的空间。

Q 问:「你知道吗?」

X 回答:「我知道。」

Q 起身,主动说:「就到此。」

第三个人走来,这是从青春期开始就伴随着 Q 的另一个 Q。他和 Q 共同支配一具身体,但没有谁真正能完全占有这一具身体。有时他们其中一方会盖过另一方,但大多时候是一种交织的状态,并合成出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以及第六个。

但这次来的只有「另一个」。

另一个 Q 先发话了。他说:「你好像从来没有接受过我的存在。」

Q 没有回答。

另一个 Q,之于 Q 而言,已经成为一个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更甚,另一个 Q 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周期越来越长。以致 Q 认为他们实际上已经被交换。这很正常,因为另一个 Q 相比之下是如何的积极与自信,如何的符合身边人对 Q 应该成长为什么样的一种认知。

Q 说:「我很乐意让你成为主要的我。」

另一个 Q 说:「其实这里没有留下什么选择。」

后来再也没有更多的访客了,Q 独自坐着,对面是一把空椅子。

Q 仍然呆在白色的空间里,但是他开始看到这个空间的边界、棱角,看到反光的幕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