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终:昨天一直是今天,就像今天一直是明天

我想了很久,因为两年过得像一年。翻了翻手机相册,还是放弃了理顺今年「所作所为」的念头,意义不大。明天开始的新一年,似乎也将和过去的十二个月,在巨大的混凝土运送车里保持匀速搅拌,作为一大团不至于凝固的泥巴。

已经对新冠脱敏,指不论是日增或新变种的消息,或者突然的封校封城,在生理和心理上不为所动。其实也不仅是疫情,整体上对很多事物都看开了很多,离开了很多过去被动或主动设下的困境,或者说从源头开始避免。现在常是这样的状态,在不相调和时,我先选择离开,停止消耗,这样才能更好地拥抱自己。

但这种改变的确是懦弱的、畏怯的,是不能也不值得美化的。总不是束手无策的,必须承认。

很恍然,对明年原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期待,这样的一个好处是对目标和进度的把控拉得更近了,就像在触控板上将拇指和食指收拢再分开。还有是继续向内走。我觉得这个不仅仅是我,也是这两年之后许多人或多或少都会有的行动,面对自身的时间多了,出现从复杂往简单调转的诉求。另一个好处是停止对自己预期看涨,幻想多头,这个应该是影响最大的。

困扰我许久的那种感受,在接连读了项飙老师的访谈录《把自己作为方法》以及《正午故事 1》中另一篇对谈后有了新的把握,「悬浮」与「错置」,都在慢慢展开的脱敏中渐渐从裹挟里剥离。还有就是大概保持着每三个月跟家人吵一次架的频率,把话讲开了。

这么看来,今年的收获还挺大。

今年听到比较有启发的播客节目有《新闻实验室》关于非虚构写作的第 17 期(《正午故事》郭玉洁,端传媒张洁平)和第 19 期(《正面连接》梁鸣),以及《晚风说》智堡 Mikko 和 Yachak 来的两期。无意中发现的《暮酒朝谈》,也给我很多帮助。

今年听到最喜欢的新专辑有:Yu Su《Yellow River Blue》、Mndsgn《Rare Pleasure》、Daniel Avery《Together in Static》、Ultraísta《Sister》、hikaru yamada and metal casting jazz ensemble《moon》、李遐怡《4 ONLY》、Leon Bridges《Gold-Diggers Sound》、Tinashe《333》。

2021 年 12 月 31 日




什么是蹲下起身时眼前的洁白,什么是动物园的房间。不当一切真的命中注定,指认所有被构造的一切,要声称自己是罪人,在跌落旧关卡时搜集证据。这会是水的流动,这会是卡在鞋底细缝中风干的叶片碎末,这会是酸胀的小腿和脉冲。这就是真的,这就是假的,这一直是一场戏,我一直在剧院里走走停停。很多个分成好几段陆续死去,有些是谋杀,有些是自杀,有些出于意外,一个死了,另一个被迫接着出现,不是任何人的错,新的来了。草丛里经常种下过去拯救自己的毒药,送给兔子,他们就能帮忙消化成脚印,铺在路上,以至于再试图向前爬去时,手指所沾上的只是兔子的粪便、毒药的沉淀,膝盖磨出来的血就不会看得见,路看上去也不会太远。以至于又是一种曼妙的错觉,支撑这生死的流变。

2021 年 12 月 20 日

Respond on Mastodon, webmention this post, or contact me directly.

You can use Hypothes.is to select texts and highlight.

You've copied this page url!

Search it in your Mastodon server, and reply that toot by @fanrongbin.com@fanrongb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