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current

北海公园,以及回到南方

下午两点到北门,刷了身份证,一进去就见行人们在喂池里的鸭子。天气很好,阳光、蓝天,后来不经意在路人口中听明白这是刮北风的缘故。如果刮的是南风,那就会是雾霾了。

沿着湖走,见到什么就进去看什么。疫情下的、星期五的下午,人很少,基本上一个园子同时只有不到五个人。猫比人多。

直到把西面的园子林子走完,才感觉有些疲惫。这是一个只能待不超过两个小时的地方,如果你是边走边看,而坐下来休息的时间很短暂的话。

因为人少,鸟鸣与树叶的摩擦声显得格外清晰,让人沉静。而公园也有一些背景音乐,不能说好吧,也不能说坏。

只是静静在北海旁的长椅坐下,就让我觉得这会成为我接下来四年留下的理由。一个能让自己沉静下来的地方把我留下了。

后来在我感到疲惫的时候,还是去到了白塔,颤抖着双腿地登上,不敢抬头望顶看,灰溜溜地又下了塔,往濠濮间去,却因为施工而未能窥得其貌。

坐 13 路公交回校,一路上的公交车站广告牌全都是新 iPhone。Apple,有钱。

回到南方

赶早起了床,昨天得知又新增一例确诊,于是匆忙离开。机场人不算少,还遇到跟拍偶像的场面,挺有趣的。

见到冬天的云雾,见到珠江,见到水田,见到彩色并排的房屋,知道自己回到家了。

View origi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