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current

2020 年终:日期的变更,只能是期待有所改变的美好祝愿

谁能想到,2020 离奇地开始,平白无奇地结束了。

站在最后一天回望这一年,一切充满变数。年初疫情爆发,现代人的生活与工作节奏被全盘打乱。生理和心理上的隔离、死亡、复活,个人、家庭、社会与世界的焦灼。人是群居动物,但真的让我们全都二十四小时待在家里,我们会变回动物。

更怕这么一变,就从动物变不回人来。

同样被打乱的还有我们感知信息的能力、发出声音的欲望、进行思考和处理感情的冲动。一年下来,每个人的目标似乎都变成了「好好活着」,活出动物本色。无所求、无所欲,「即心即佛」。

这是正常的,但应该逐渐回到正轨。该有的反思请及时出现,该有的行动请按部就班。「吃一堑长一智」,吃了这么久社会撕裂出来的「堑」,别就这么住在里面不出来了。

要和平不要战争,要缝合不要撕裂。

但我们怎么让一列超速脱轨行驶的列车停下进行检修?乘客们感到十分害怕。面对记者采访时,乘客们无不表示:

「不敢,不明白。」

总爱用小人物堆砌大时代,用小故事构建大叙事,希望你我都能记住这一年在眼前行走过的各色人物。已死,就和阎连科一样「心中留座坟墓」。活着,就循着他们的行踪,自己写一遭春秋笔法。至于各色小人物何以组成大时代,我相信你懂得如何表里不一。

日期的变更,只能是期待有所改变的美好祝愿。焦虑与悬浮着的,苟且偷生的,抽空期待改变已经可以庆幸,指望做出改变,那能耐可不小。前头都说了,目标都调整成「好好活着」了,还制定什么新年计划,这样的一层仪式感也没了。

国际局势风云莫测,你看豹子秃鹰,同时遇到一块肉也懂得小组合作、组长分配了。它们的改变,是为了不变。

希望我们的不变,是为了改变。

疫情之后,世界将会走向何处,仍未可知。面对变化,原有的知识体系与「秩序」现出裂隙,这就需要我们不断调整,重新向世界发问,寻找新的解释之路,同时,承认人类智识的有限,面对天地万物,懂得心存敬畏,时时保持反思之心,自我的觉知与谦卑,许是我们的最后一道防线。

- 段颖

View origi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