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current

201024

Now Playing: Memory of a Melody

北京已经2度了。

浑浑噩噩,恍恍惚惚,偶尔的清晰与清醒,短暂的感受和停留,我这样子简单也复杂地度过了一个多月。

是怎样的一种体验呢?现在依然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像一场无声的争吵,或者有序的混乱。

我反而比起过去的半年更常常浸泡在一些悲伤中去,但也短暂地随着天气而蒸发尽了,晾干了。

也的确有时乱了脚步,除了楼梯踩空,以及过度长跑,在对自我的管理上,太难做一个平均主义的或者是效用最大的分配。当把对现实的一些反思和对自己的一些反思对自我问题的一些注意也同样看为同等重要时。

到底悲哀吗?我已然经历了被塑造成一种典型的一系列内容。庆幸自己有所保留的不被同化,不被异化。反而更像一个飘忽在中间的人,看似做出选择,其实是未被灯火照明的提线木偶,看不到背后的线,就以为我的确自主行动了。庆幸自己至少已经有过一遭痛快的劫,不论如何,大概都会继续坚持活着面对。

至于剩下的很多关系与问题,必要与不必要,我还在调试。当问题又再次出现时,我们下次再聊。

View original

#只言片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