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current

200713

在床上坐下,挺起腰板直起背,「清理公众号列表」的念头忽的一闪,我立即抓住,生怕又让它溜了过去,成为日后躺在 Inbox 里安稳过日子的「有空再做」。

于是有意无意的发现自己原来还关注着我初中一位语文老师的公众号,但上次发文已经是六年前了,一个不长不短的轨迹,我走过了初高中这样一段日子,但他却是在中途永久地被揉成了零散的碎片,散落在它生活过的痕迹和仍存留着记忆的人们身上。

如果我的记忆还准确的话,我需要说明的是高中的杂乱的确把我欢笑着度过的初中生活记忆冲淡了很多,我没有拼命留下什么记忆的习惯。如果我的记忆还准确的话,我应该是在初三的时候很短暂地连续上了几周他的语文培优课。印象还清楚的是,他不高的个子,风趣又真挚的讲课方式,踏实的内容,以及有条理的阐述。但培优课很快结束了,他在我心中被放在了神圣得不可替代的那一撮人队伍里,但我想他是不大记得住有,这样一个皮肤很黑,上课总爱托着下巴的小同学曾经很刻苦地在他课上做笔记。

当我得知他罹患白血病时是怎样的一番惊讶和伤感,现在是不记得了,但此时我又在这之中的的确确触碰着他过去十分简单就留下的记忆印痕,也感悟着生命了。但倘若我并未在这样一个偶然的巧合中回看这些尘封已久的事物,我还会想起么?我又何以记住,又如此忘记?

这不得不又是一个我总爱提及的「信息过载」问题,不过这不是今天的重点。我更想让自己明白的一个浅显的道理是,真正地去记住值得记住的事物,记住必须记住的事物,以一种时常回看、常常回想的方式记住。

我从来没有像此时一样如此害怕忘记,即使我一直很擅长忘记和被忘记。

View original

#只言片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