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current

200709

我被困在一个玻璃罩里,玻璃罩外围就是深不见底的海。玻璃罩里我活的很好,并不妨碍我正常呼吸,但我从未到过这之外的地方,而只有打破四面玻璃才能离开。但我不会游泳,因为我从出生至今就待在玻璃罩内,没有触碰水的机会,所以存在被淹死的可能。可如果不打破玻璃,我就更不可能学会游泳——既然游泳是在水里游。

不久后我们还会记住些什么?对于即将高考的高三学生而言,会记得这是一个忐忑不安的备考过程。对于既健忘又在思维习惯上因家长制管教早已懒惰的人们而言,会记得这是一个漫长的春节假期。对于失去亲朋甚至自己也从鬼门关里走一遭的人而言,会记得自己目睹着多少生命的瞬间。对于在一线的医护、记者而言,它们会记得这件事,但没有人会和他们一起记得了。不久后我们还会记住些什么?当我们记住了却仅仅是记住了,还会不会有机会重演?这次我不再忘记。

View original

#只言片语